据了解,2018年度上海市科学技术奖共授奖300项,分别授予包括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游书力、华东理工大学张显程等10人青年科技杰出贡献奖。28项科研成果荣获上海市自然科学奖,30项成果捧得上海市技术发明奖,231项成果摘得上海市科技进步奖。

基础研究是整个创新体系的源头供给。本次获得自然科学奖的项目广泛涵盖了化学、信息、基础医学、材料、生物等多个领域,产生了包括Science在内的大量高被引论文,并且有多个项目曾被列入中国科学十大进展、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等榜单,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的学术影响,也展示了上海在基础研究方面的深厚实力。同时许多项目的相关成果已经进入了成果转化环节,实现了引领性原创成果对国民经济转型升级的支持和推动。

中科院上海光机所研究员胡丽丽主持完成的“大尺寸高性能激光钕玻璃批量制造关键技术及应用”项目获技术发明奖特等奖。该研究团队依靠自主创新、实现关键技术突破,为我国具备独立研发大型激光装置的能力提供重要的材料支撑。这也是继2014年陈赛娟院士之后又一位女科学家主持的项目荣获特等奖。

上海科技奖励的诸多获奖成果紧紧围绕科创中心建设这一主题,勇于承担国家重点科研任务,在突破国外垄断和“卡脖子”难题、满足国家高精尖和战略性科技需求方面获得了突出成绩。

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和东华大学卿凤翎等完成的自然科学一等奖项目《氧化氟烷基化反应》,提出了“氧化三氟甲基化反应”的新概念,解决了有机化合物中高效、高选择性的引入含氟基团的热点难题,在医药、农药以及生命科学等领域中都有重要的应用价值。氧化氟烷基化反应引领了国内外三氟甲基化及三氟甲硫基化反应的研究,被美国、德国、及我国等国家30多个课题组应用于含氟化合物合成及发展新氟化试剂。

此外,复旦大学周磊团队的“电磁超表面对电磁波的调控研究”项目也获自然科学奖一等奖,该研究小组参与开启并推动超材料研究中“超表面”这一全新领域,提出利用各向异性超表面高效调控电磁波偏振的新思路,实现金属材料中高透光性和高导电性的兼顾。论文发表在《自然—材料学》《物理评论快报》等期刊。

例如,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惠利健完成的自然科学一等奖项目,证明了以往认为主要见于低等动物细胞的转分化现象,在小鼠肝细胞上同样存在。相关成果有望用于人类肝功能衰竭的治疗;中科院上海有机所胡金波等首次提出了亲核氟烷基化反应中的“负氟效应”概念,建立了一个有机氟化学研究新体系;发展了多个原创性氟化学合成试剂和反应,所开发的两个试剂均被国内外同行称为“胡试剂”,为含氟分子的合成开辟了新方向;纠正了氟化学领域的多项传统认知。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赵振堂等针对时空全相干、高亮度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的学科发展前沿,解决了种子型FEL倍频效率和性能调控等关键科学问题。他们也获自然科学一等奖。

每两年评选一次的科技功臣奖,今年授予了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林国强和中科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王曦两位院士。他们长年来孜孜以求、潜心研究,将基础研究转化为对应用研究和产业转化的强大支持,展现了创新产业链的不断完善,使得创新成果的转化过程变得越来越畅通。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郁文贤主持的“北斗导航与位置服务关键技术及其产业化”项目获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该项目团队以国家重大科技专项为依托,在核心算法、基础产品和特色应用三个技术层面取得重要突破,并且直接催生和持续带动西虹桥北斗产业园的快速崛起。

上海是我国优质医疗资源密度最高的区域之一。记者了解到,在今年的技术发明及科技进步的一等奖项目中,共有11项同药物和医疗直接相关,涉及颌面外科、心脑血管、阿尔茨海默病、麻醉、肿瘤等重要医学领域。在高等级奖项中,生物与医药技术类的占比则高达26.3%,远超其他领域,充分体现出上海生药领域的强大研发实力。

次生代谢物又称天然产物,是一类小分子化合物,大多具有各种生理活性,在植物抗虫抗病反应中起重要作用。中科院院士陈晓亚等完成的自然科学一等奖项目《植物次生代谢与抗虫》在这一方向进行了深入研究,发明的RNA干扰抗虫技术受到Nature和Science等杂志的高度评价,并已经在美国环保署获批应用,预计能在2020年实现产业化。我国也基于此项技术培育了多种新型抗虫抗病转基因棉花。当前,全球虫害每年造成的损失约占农业生产总产量的15%,该研究新一代抗虫技术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中科院上海生化细胞所徐国良团队的“DNA去甲基化的分子机理及生物学意义”项目获得自然科学奖一等奖,该研究小组首次从生化水平上勾画出一条DNA的主动去甲基化途径,《科学》期刊专评:“徐等的发现解开了长期困扰学术界的关于DNA去甲基化的奥秘。”研究工作发表在《科学》《自然》等重要期刊。

本次荣获自然科学奖的项目,广泛涵盖了生物、医学、化学、材料、物理等多个领域的基础研究,出现了众多具有国际引领性的科研成果,展示了上海在创新策源力方面的深厚实力。许多自然科学获奖项目还同时获得了大量的专利成果,或应用于指导大型项目、工程的建设,对国民经济、社会民生和科学基础设施提供了有力支撑。

图片 1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7-03-23 第4版 综合)

相关文章